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

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生产二甲基乙酰胺、新洁尔灭、十六十八叔胺、十六烷基三甲基溴化铵、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八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二烷基二甲基氧化胺、十二烷基二甲基甜菜碱
详细企业介绍
十二叔胺、十二十四叔胺、十四叔胺、十六叔胺、十六十八叔胺、十八十六叔胺、十八叔胺、二甲基乙酰胺、邻苯二甲酸二甲酯、邻苯二甲酸二乙酯、三醋酸甘油酯、新洁尔灭、洁尔灭、工业洁尔灭、1227杀菌剂、杀菌灭藻剂1427、十二烷基。
公告
企业博客-聚合企业员工、客户、合作伙伴等互动交流;推动企业内外信息自由地沟通;展示企业形象,传播企业品牌、文化理念;开展网上营销,推广企业产品和服务。
马会论坛wwv438181

萨氏被捕牵动亚太六大敏感神经

  发布于 2022-06-15  

  萨达姆被捕无疑对伊拉克抵抗力量是个重大打击。以他为精神寄托的一大批伊拉克抵抗组织很可能会逐步瓦解。而伊拉克问题的解决,又会对美国整个对外战略重心的转移产生深远的影响。

  中国虽然距离伊拉克遥远,但依然能感受到萨达姆被捕后的“多米诺”骨牌式的影响。分析人士指出,萨达姆的被捕会间接触动朝核问题、以及中东石油等多个与中国密切相关的问题。

  亚太地区是布什政府外交重点东移的目的地,一旦伊拉克抵抗力量就此瓦解,伊国内局势日趋稳定,美国可能腾出手来,完成战略力量的新的调整。那么,亚太地区的一些敏感神经将有可能前所未有地紧绷。

  分析人士指出,萨达姆的落网对于因派兵问题而陷入国内政治困境的日本和韩国来说无异于是强心剂。它让日本和韩国看到了美国政府强大的实力和与美国对抗者的下场。萨达姆的落网使它们更坚定地成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支持者和代理人。

  最近,日本正忙着努力扭转公众对其向伊拉克派遣部队的反对之声。萨达姆被捕的消息传来,日本政府立刻表示欢迎,内阁官防长官福田康夫表示:“这是国际社会胜利向前的一步,国际社会正在努力争取伊拉克的解放、重建和恢复稳定,这个消息令人喜悦。”“目前认为抓捕萨达姆将立即结束其政权残余分子和外国的活动还过于乐观,但毫无疑问,这将是向前迈出的一大步。”日本外务省一位官员表示,在布雷默正式公布萨达姆被捕的消息之前,美国领导的伊拉克临时权力机构已向日本驻巴格达使馆通报了这个消息。自民党总干事表示:“在全面评估之前我还不能确定未来伊拉克的安全状况,但我认为萨达姆的被捕将对日本部队向伊拉克的部署计划具有一些积极影响。”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在12月14日晚间发表的一份声明中指出:“萨达姆被捕是伊拉克安全与重建道路上的重要进展。我们将为伊拉克重建提供尽可能多的支持,并为此付出更多的努力。”日本此前已承诺为伊拉克重建提供50亿美元。韩国政府此前也曾因执意派兵,并因此受到民众的批评,现在萨达姆落网可能会改变韩国民众对伊局势的看法,有利于韩国向日本派出更多的部队。

  对于“”居上风的布什政府来说,美国现在对朝鲜的政策实在是让他们忍无可忍,朝方在核问题上强硬立场和提出的重开六方会谈的条件在他们的眼中都成了“要挟”,而朝方“要挟”美方的“资本”便是美国在伊拉克、阿富汗等问题上自顾不暇,根本腾不出政治和外交空间来对付朝鲜,更别提军事力量。萨达姆的落网让布什政府的“”们终于可以腾出一只手来全力解决朝鲜核问题。

  萨达姆的落网为布什政府敲打朝鲜提供了更硬的大棒。持强硬立场的美国副国务卿博尔顿曾经扬言,朝鲜应该“从伊拉克战争中吸取教训”。实际上,早在10年前,许多美国政客就呼吁要通过军事手段来摧毁朝鲜在宁边的核反应堆以及其他。包括布什总统在内的许多现政府人士现在极有可能更倾向于最终采取这种手段来解决朝鲜核问题。

  但是也有一些评论在唱反调。美国《洛杉矶时报》今年4月22日发表文章指出,一旦美军主动对朝鲜境内目标实施攻击,将导致朝鲜半岛发生全面战争,并造成巨大人员死亡和无法收拾的灾难性后果。该报特别提醒白宫,不要认为即将举行的美朝中三方北京会谈是其奉行强硬立场的产物,更不能因为核问题而对朝鲜境内的进行“有限度打击”,以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因为朝鲜毕竟“完全不同于伊拉克”。有专家认为,无论美国是否会以强硬态度对待朝核问题,但显然在萨达姆落网后能得以腾出更多的精力应对这个问题,甚至可能掣肘中国,限制其发挥作用。

  对于台海局势,布什在中国总理访问期间的表态让台湾当局和美国“”大感意外。

  分析人士认为,这背后一方面反映出美国需要中国在朝核问题等重要问题上的配合,也反映出美国不希望轻易地卷入因为“”而发生的战争中去,更何况当时的萨达姆还没有落网,还在牵扯着布什的精力和美国的军力。

  随着萨达姆落网,美国将能更容易“摆平”伊拉克国内局势,从而也就能腾出更多的精力和军力应对世界上其他地方的问题。

  西方分析人士指出,萨达姆的落网为布什政府争得了相对宽松的政治空间。最直接的影响是,布什在民意测验中的支持率将大幅攀升。自从5月1日布什宣布对伊主要战斗结束以来,已有197名美军士兵死于伊拉克抵抗力量的袭击。竞争总统候选人的人一直在利用伊拉克的混乱局势攻击布什。而现在,形势焕然一新。美国康涅狄格州参议员利伯曼说:“这条消息使人明年要面对的选择变得清晰起来。如果按照迪安(总统候选人)的政策,萨达姆今天还会掌权,而不是在监狱,世界就会更不安全。”布什在利用萨达姆击倒对手后,他就可以无需担心“后院起火”,而放手对朝鲜等既定的“邪恶国家”采取强硬的行动,萨达姆的落网也为布什政府争取了更广阔的外交空间。在发动伊拉克战争前,美国在国际上空前孤立。现在,萨达姆落网意味着美国对伊战争获得了全面胜利,世界各国对此消息也几乎众口一词地表示祝贺和喜悦之情。

  上个世纪80年代初,美国除了准备在欧洲跟苏联打一场战争外,已经开始考虑到有可能在亚太或者中东地区同时发生的第二场战争。这就是所谓的“打赢两场几乎同时发生的大规模战区战争”的战略。然而实践证明,至少在当时,这其实是行不通的。首先,美军现有兵力不足以同时支撑两场大规模地区战争。美军现役部队总兵力为143.9万人,其中陆军49.2万人、海军57万人(含陆战队17.4万人)、空军37.7万人。根据美国国防部估计,未来要赢得一场“大规模地区战争”,需要投入的兵力为:4~5个陆军师、4~5个陆战旅、10个空军战术联队、100架以上重型轰炸机、4~5个航母战斗群及若干个特种部队;如果同时要打赢两场这样的战争,上述兵力还要增加一倍多,这是美军现存军力所难以达到的。

  其次,兵力投送能力不足。兵力投送是美军干预地区危机的决定性方式。目前美军的快速反应和应急作战能力虽然很强,一旦需要,4天内可将一个整旅、12天可将一个轻型师、30天内可将两个重型师、75天内可将一个由5个师组成的应急兵团投送到世界任何地方,但这与“同时打赢两场大规模地区战争”的兵力投送要求相比,差距仍然很大。海湾战争时,美国在实施“沙漠盾牌”和“沙漠风暴”行动一年之前就制定了类似计划,并在海湾地区进行过多次针对性联合演习。即便如此,危机发生后,美国还是进行了长达5个多月的调兵遣将。而在科索沃战争中,尽管美军动用大量投送能力,但直到战争结束,其地面部队尚未集结完毕。

  第三,现代战争的高消耗使美军难以承受。美国为维护其全球战略的需求,从1998年逐年增加国防开支。2002财政年度,布什政府向国会提出的国防预算更是高达3105亿美元。尽管如此,与打赢两场大规模地区性战争所需的巨额费用相比,仍显得捉襟见肘。美国在海湾战争后,克林顿政府整整两个任期所积蓄的财税收入也难以长时间支持美军在世界上同时打赢两场大规模地区战争。实际正是如此,在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不同等级的战争同时进行的时候,美军就已经备感吃力。加利福尼亚州参议员埃伦·道斯科和密苏里州参议员艾克·斯凯尔顿于12月9日公开了一项提案,提出向美陆军增加40000人,向美空军增加29000人,向海军陆战队增加15000人。道斯科在华盛顿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称,美国陆军新增加的人员将花费10亿美元,但他们可以将美陆军现役的10个师变成12个师。她称国会议员对美军的战备能力非常关心,而最新披露的情况称,从伊拉克轮换返回本土的四个陆军师将有6个月处在陆军最低的战备水平上。作为众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最高官员的斯凯尔顿则认为,这意味着美军有4个师将处于最低的C-3或C-4战备水平,这对美军来说是非常危险的。

  但是萨达姆落网为美军改变上述一切情况提供了可能。美军可以不用同时打两场战争,美国的人手从此腾出来了。

  有专家评价说,如果伊拉克抵抗组织因为萨达姆的被捕而很快瓦解,美军大量的作战兵力就可以迅速从伊拉克抽身,美国就可以提高对世界其他敏感地区的军事威慑。亚太地区无疑是其中之一。美国也许可以更加强硬地对待朝鲜;腾出军力来威慑;更大力气扶持日本韩国;扼制世界石油咽喉。

  萨达姆落网预示着美国终于可以安心地享用它渴望已久的伊拉克石油资源了。但美国安心享用伊拉克石油资源,可能也意味着其他国家的石油进口受到影响,中国也不例外。

  伊拉克石油资源十分丰富,1998年已探明的石油储量达1125亿桶,仅次于沙特阿拉伯,居世界第二;天然气储量约3.1万亿立方米,占世界总储量的2.4%。伊原有73个油田,约2000口油井。海湾战争后,伊石油生产遭到严重破坏,目前只有24个油田维持开采。伊石油生产和出口在国民经济中处于主导地位。海湾战争前,伊平均日产原油350万桶,最高时达450万桶。海湾战争后,由于大部分开采设施和油库被毁,伊石油日产量降至30万桶。2000年,伊平均日产原油增加到280万桶。伊拉克石油产量迅速恢复

  原油已达170万桶,这是美伊战争以来伊拉克石油日产量的最好水平。7月每天从南方油田出口45万桶石油,预计8月每天可从南方油田出口60-65万桶石油,如该油田的电力供应能有保证,该油田日出口可达80万桶石油;今年6月北方油田基尔库克至基罕港的输油管道遭到破坏,现已修复,因此北方油田日出口可达30万桶石油,这样伊拉克日出口石油总量可达110万桶。

  伊朗石油部长比詹·纳姆达尔·赞加内说:“看来,美国打算让伊拉克的石油日产量达到250万至650万桶,目的是夺走沙特阿拉伯在石油市场上的领先地位。”如果市场看到伊拉克能够迅速增加石油出口,而且如果欧佩克会通过一个令美国满意的决定,石油的价格将快速下跌。究竟会跌到什么程度,没有一个专家可以说得出来。但有一个数字是众所周知的。有统计说,石油价格每下降1美元,就会给俄罗斯带来10亿美元的损失。受到影响的绝非一两个国家,整个国际能源市场都会受到影响。一种观点认为,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的根本目的是要控制中东石油市场以及世界主要能源运输通道,以此控制盟国及亚太等地区的国家。另一种观点则认为,世界原油供应者与消费者之间不存在对抗关系,而是一种相互依赖的关系。美国一个重大的战略目标可能是使中东石油以合理的价格源源不断地供应全球石油消费市场。第三种观点认为,美国控制中东这个全球石油供应地可能使欧佩克影响日常石油价格的作用进一步式微。中国将面临着什么样的形势

  中国是世界第5大产油国,2002年年产石油1.67亿吨,目前,中国石油的采油量和可采储量是1∶12,而世界石油的采储量是1∶45,中国石油的资源储量严重不足。虽然近年来中国在西部地区和海上有了不少油气勘探成果,但在已探明的油气选区中没有大油田。另外,东西部之间没有铺设输油管道,这也制约了中国国内石油的供应。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国的石油消费量将会越来越大。因此,只靠自己生产的石油不能满足需要。中国从1993年起就已成为石油净进口国,2002年,中国进口石油达到7000万吨左右。权威部门估算,到2005年,中国的石油产量最高可以上升到1.8亿吨左右,即便如此,也还有约9000万吨石油的缺口。因此,这决定了中国对中东石油的严重依赖。

  有专家称,中国50%以上的进口石油来自海湾国家,其中伊拉克出口到中国的石油一年不过70万吨左右,仅占中国石油进口量的1%。另外,俄罗斯和中亚也是世界上重要的油气产区,这里的石油剩余储量约有90亿吨,占世界的7%,天然气储量比中东还多一些,居世界第一位。中国三大石油公司中,中石油在哈萨克斯坦有阿克纠宾斯克大油田的开采权,不久前,中海油又宣布,该公司购得了哈萨克斯坦在里海北部的卡沙干油田的部分权益。几乎与此同时,俄罗斯有关方面向中石油通报:俄罗斯联邦政府已基本确定了俄罗斯原油出口管道方案,这样,从俄罗斯贝加尔湖东岸石油管道网的东端安加尔斯克出发,将有一条长2400公里的输油管道通向中国的大庆,2010年起,每年可以有3000万吨俄罗斯石油经这条管道流往中国。然而,现在存在的变数是,美国控制了伊拉克的石油,沙特是美国的中东盟国,而安大线显然在日本的重金攻势下已经陷落,因此,伊拉克石油关乎中国的能源安全。

  俄罗斯媒体报道说,美国帮助伊拉克迅速恢复石油出口的速度令人意外。任何人都没有料到这个国家的石油工业部门会如此迅速地恢复并且回到市场。如果果真如此,整个世界经济形势将会改变。俄罗斯将是首先受害的国家之一。原先认为,伊拉克为市场提供石油只是遥远将来的事。包括美国政府人士在内的分析家都认定,基础设施是伊拉克恢复石油出口的主要障碍。他们认为,这些设施早在伊拉克战争开始前就处在非常糟糕的状态,不花大量的钱是不可能很快修复的。看来这只不过是伊拉克现在真正的掌权者———美国实施自己计划放出的烟幕弹。亲美的伊拉克当局已中止了同俄罗斯和中国公司的3个石油合同。卢克石油公司失去了开采西古尔奈油矿的合同,而卢克公司只是第一个受害者。据初步估算,合同的中止将给俄罗斯造成20多亿美元的直接损失和400亿美元的间接损失。被迫离开伊拉克的还将有扎鲁别日石油公司、鞑靼石油公司等。这些公司的位置肯定会被英美竞争对手所占领。到那时,伊拉克石油产量不仅会很快达到战前水平,而且会轻而易举地超过这个水平。(青年参考 邱永峥)